欢迎访问:大香蕉伊综合2018-大香蕉伊`人 综合网2018免费-2018猫咪aⅴ大香蕉咪伊在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【情欲三部曲】(第一部:苦难中的情欲)(01)

第一章 拉帮套
  初春的东北仍然寒气逼人,村里的高音喇叭又开始广播,又是要把文化大革
命进行到底的宣传。
  王有富卷缩在破旧的被窝里烦躁的咳嗽几声,吐出一口痰,歎息一声闭上眼
睛,苦涩的泪水一滴滴滑落在蜡黄的脸颊。
  炕里三岁的儿子又开始哭闹,八岁的女儿懂事的哄着弟弟:「老弟乖,妈妈
就回来了,妈妈回来就有吃的了。」
  王有富此刻心乱如麻,这日子实在无法维持了,自己两年前给生产队打石头
,不幸被砸断了腿,丧失了劳动力,如今又染上该死的肺病,一家人生活的重担
全部压在妻子是肩上,三十出头,看上去有四十了,而且妻子从无怨言的伺候自
己,想想这些,王有富就心痛难忍。
  家里又没粮了,妻子一大早就出去借了,可如今家家日子不好过,亲戚都借
遍了,不知道今天能否借到粮还是未知数,哎!这日子可怎么过呀!一阵激烈的
咳嗽,王有富半天才缓过这口气。
  房门打开,一股凉风随着进入屋内,王有富又是一阵咳嗽。
  李梅回来了,手里拎着个篮子,里面有几个土豆,还有一团冻着的豆腐渣,
身后跟着一个白鬍子老人,这老人是王有富的二爷,也是这是山村辈分最大的,
村里人都尊重的二爷。
  炕里的儿女看见妈妈回来,高兴的叫妈妈,尤其儿子稚嫩的声音:「妈妈,
妈妈,肚子饿,妈妈我要吃土豆。」
  眼睛盯着篮子里的土豆再也不忍离开。
  李梅眼圈红了,无奈的说:「儿啊,妈这就给你做饭。」
  李有富喘息着招呼二爷坐下,二爷看着这一家子,歎息一声坐在炕沿,掏出
铜烟袋,点上火,吧嗒吧嗒抽了几口,平静的说:「有富啊,你这身子骨不行了
,家里揭不开锅了,你媳妇到处借,也不是办法啊,这全村日子都不好过,别人
供一饥,不能供百饱啊,得想想办法啊。」
  王有富无奈的说:「二爷,我也没法子啊,哎!我是活不起又死不起,可咋
办了,二爷,您老帮我想想办法吧。」
  二爷沉默一会,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像自言自语一样平静的说:「打从满洲
国时候,咱这地方就经常有闯关东的,拉家带口,有过得好的,也有过不上溜的
,没法子,就有了拉帮套这种习俗,拉帮套不同於搞破鞋,不丢人啊!招一个养
活全家,没丢下爷们孩子,值得。」
  几句话让王有富明白了二爷的意思,王有富痛苦的闭上眼睛。
  李梅拿着烧好的土豆进屋,也听到了二爷的话,不由得流下眼泪,两个孩子
不懂事,拿过土豆就往嘴里塞,也顾不得烫,更不管上面的灰,狼吞虎嚥的吃相
,让王有富和李梅夫妻两个忍不住哭出声来。
  二爷不做声的抽着烟袋,观察有富和李梅的态度。
  拉帮套这个辞彙,有富和李梅并不陌生,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今天二爷的
意思很明显,就是想让李梅招一个男人进家,也知道这意味着要让这个男人睡,
李梅从心里是不接受的,而眼下的生活状况实在没法子,低下头不敢想,或者说
不愿想;有富更是心绪不宁,想到自己妻子让别人睡,而且在自己眼皮底下,无
论如何是不能接受的,可自己这种情况又无能为力,这种複杂的心情外人无法理
解。
  二爷沉默一会,在鞋底敲落烟灰,又接着点上,吧嗒吧嗒抽了几口,平静的
说:「有富啊,你媳妇是啥人,村里人都知道,就你这个样子,人家没有嫌弃你
,更没有抛弃你,这要是换做别的女人,早扔下你跑了,就这点,村里谁不竖大
拇指啊,你看两个孩子饿的,小脸蜡黄,瘦的跟麻杆似的,你还有啥想不开的,
你们不为别的,也得为两个孩子着想啊,虽然现在是新社会,不兴拉帮套了,可
你们的日子在这摆着呢,谁能笑话你们啊?!」
  有富咳嗽着说:「二爷,我现在是个废人了,还能说啥呀,就看李梅啥意思
吧。」
  李梅红着脸,低声说:「二爷,我的脸面不重要,要是能养活我的两个孩子
,我就豁出去了,不怕你笑话,都到这地步了,我就是想招一个,谁会跟着我们
受苦啊,哎!」
  二爷点点头说:「这事我琢磨好久了,眼下有个合适的,就是三队的柱子。」
  听到柱子,有富赶紧说:「二爷,那可不行,他家成分不好,是反革命呢。」
  二爷严肃的说:「啥反革命,不就是他爷爷当过伪满洲国员警吗?土改时候
就给枪毙了,文化大革命又把他爹抓起来了,他妈也跑了,如今就柱子一个人,
三十岁了,也没人敢嫁给他,再说了,要不是他成分不好,早就娶媳妇了,还能
打光棍,柱子人不错,身体好不说,手也匚,农闲时候做泥瓦匠,还会做木工,
别人不知道,我可心里有数,这小子应该有俩钱呢,我看正合适,你说呢有富媳
妇?」
  李梅知道柱子,自己家的炕还是柱子给扒的,烧点火炕就热,还不冒烟,对
柱子印象挺好的,就低着头说:「就听二爷和有富的,我没啥意见。」
  有富也说不出什么了,默默点点头。
  二爷嗯了一声说:「你们没意见就行,剩下的事二爷给你们张罗,就这样吧
,我这就去找柱子说去,你们歇着吧。」
  说完慢悠悠走出有富家。
  沉默好久,有富歎息着说:「李梅呀,我对不起你呀!让你跟我受罪了,我
咋不死啊,让我拖累你们啊!」
  一阵咳嗽喘不过气来。
  李梅一边帮丈夫敲后背一边哭着说:「他爹呀,别这么说,是我命不好,命
硬啊,是我对不起你呀,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呀!」
  一边的儿女吓的大哭,家里乱成一锅粥。
  这两天,有富和李梅过得惶恐不安,那种複杂的心绪笼罩在这破旧的家里,
豆腐渣也吃得差不多了,眼看又断炊了,有富心里急,李梅心里更急,这生活逼
迫下,他们不约而同的期盼柱子能早点进家,已解燃眉之急,其他的都不重要了。
  中午时分,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,有富和李梅心里不由一惊,这一刻真的到
来了吗?不敢想,又不能不想,紧张的有富又是一阵咳嗽。
  房门打开,进来三个人,二爷在前面,柱子在中间,后面是村支书。
  柱子背着一个口袋,支书手里拎着一个大包裹。
  有富和李梅一时间都感觉很尴尬,屋里陷入可怕的沉默。
  二爷先开口道:「这个事情已经定下来了,柱子也过来了,这以后这家就这
样过了,有富你得说个保证话,毕竟你还是一家之主呢。」
  说完看了柱子一眼,这一眼饱含深意。
  柱子默默低下头,没有说话。
  有富歎息一声说:「二爷,支书也在,我这条件实在没法子了,只有柱子兄
弟不嫌弃,我没意见。」
  支书接着说:「有富是为集体落下的残疾,虽然说现在是新政府,不行拉帮
套这一说,但是这种情况村里人都知道,也是『民不举,官不究』,我得提醒柱
子,你不要感觉委屈,你也老大不小了,没个媳妇,这光杆儿一个人过日子,其
中的苦不用说也都清楚,你这也是为贫农阶级做贡献,你要是对有富和这俩孩子
不好,你可不要怪我翻脸,不要忘记你的成分。」
  柱子低着头,不敢看支书,只是不停的点头。
  李梅羞红着脸,手不停的摆弄衣角,对於李梅来说,这一刻是那么煎熬,拉
帮套意味什么,她当然清楚,可这日子实在没法了,既然决定了,只能面对。
  二爷看大家都没意见,就呵呵的笑着说:「这是好事哩,以后你们好好过日
子,柱子啊,二爷最后一句话,你要是个爷们,就把这个家担起来。」
  柱子声音不大,但是很坚定的说:「二爷,放心吧,我柱子答应事,绝不反
悔。」
  二爷满意点点头说:「好样的,二爷没看错,就这样,我们先走了。」
  说完和支书站起来往外走。
  有富不能下炕,李梅就和柱子一起送二爷和支书出去。
  大门外,目送二爷和支书远去,李梅偷看了柱子一眼,以前虽然认识,也算
熟悉,可今天不一样,今天意味着自己以后要和他一起过日子,想到过日子,李
梅不由得一阵害羞和紧张,柱子人长得很标緻,应该说是一个不错的男人,至少
自己的感觉是不讨厌、不反感,说多好呢也说不上。
  柱子也看了李梅一样,又马上扭过头,红着脸,笑声说:「嫂子,你先回屋
,我去买两块豆腐。」
  李梅也一样红着脸,低着头答应一声,回屋去了。
  回到屋里,炕上的女儿对李梅说:「妈妈,柱子叔叔来咱家吗?他是要住在
咱家吗?」
  稚嫩的话语,让李梅更加羞红了脸,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。
  有富歎息一声对女儿说:「凤啊,以后柱子就是咱家人了,你要懂事啊。」
  幼小的儿女搞不清怎么回事,或许只是好奇吧。
  有富看柱子没回来,对妻子说:「柱子干啥去了,怎么没回来?」
  李梅说:「他说买豆腐去,一会就回来。」
  炕上的女儿高兴的拍手开心的说:「有豆腐吃喽,弟弟,今晚有豆腐吃喽。」
  两个孩子开心的笑声,让有富和李梅不由得各自歎息一声,这就是命吧。
  李梅拿起柱子带过来的行李,放在炕上,虽然有点破旧,但很乾净,这让李
梅对柱子好感又增加几分,一个跑腿子,居然这么乾净,这人错不了吧。
  还有几件衣服整齐的放在包裹里,一个大袋子里面有半袋子土豆和红薯,另
外一个袋子里面是小米,有五十多斤,这可是有富和李梅两口子好久没见过这么
多的粮食了,至少眼下有吃的了,其他不重要了。
  柱子此刻回到自家,面对空荡荡的房子,不禁流下泪水,感歎命运对自己不
公:论长相,自己可以说在这个山村数一数二的俊后生;论文化,和自己同龄人
,只有自己是初中毕业;论人品,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,哪家有活不
是自己主动帮忙的;论头脑,全村没人比自己聪明的,这个困难的年代,自己还
能挣点小钱,虽然不多,也不敢让人知道,可自己从来没有断过粮。
  柱子心里又有无比的恨,恨自己爷爷,怎么就当过伪员警呢?恨自己妈妈,
在最需要的时候居然跑了,可怜爸爸还在监狱劳改;这个年代呀,是怎么了,就
因为成分不好,没有媳妇不说,每天开会总是无休止的批斗,反革命的罪名恐怕
洗刷不掉了;如今还有落个为人所不齿的拉帮套。
  前几天二爷找到自己,把让自己给有富家拉帮套这事说出来的时候,柱子半
天没反应过来。
  柱子打心里尊敬二爷,这个年代,二爷从没为难过自己,几次批斗过不去的
时候,都是二爷说话才让自己过关的。
  二爷说话平静沉稳,透露出不可抗拒的威严:「柱子,今天让你给有富拉帮
套,不为别的,更不是贬低你,你也知道有富家的状况,李梅是个好女人,远的
不说,也不是二爷嘴黑,要是换做你妈,早就跑了。二爷知道这些年你受了不少
委屈,不管别人怎么说,二爷知道你是好孩子,今年三十了,也没个媳妇,这男
人啊,要是没有女人,家不是家,窝不是窝,也没过奔头。二爷信你,能把有富
这一家担负起来,李梅今年三十一,不过口,还能生养,过个一年半载的,给你
生个孩子,你也是后继有人了不是,你想想,给二爷回个话,二爷也不强求你。」
  柱子低下头,小声说:「二爷,我知道你老是为我好,可如今是新社会,已
经不兴拉帮套了,再说我这成分,如果去给人家拉帮套,支书和民兵还不得把我
批斗死啊,二爷,这事不成啊。」
  柱子本以为这样回答就能拒绝,又不伤二爷面子,因为打心里,柱子是不接
受这种事,有伤自尊。
  二爷抽了口烟袋,沉稳的说:「你就差这些吗?这真是大问题呀!」
  柱子赶紧说:「是啊,二爷,你老是明白人啊,现在的政策谁承担的起啊。」
  二爷接着说:「别的不差吧?」
  柱子也没多想,就点头说了声:「是的。」
  二爷眯着眼笑了,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袋,平静的说:「柱子,咱是爷们,
说到得做到,这些呀二爷都办好了,走,跟二爷去村委会。」
  说完站起来拉着柱子往外就走。
  柱子傻眼了,本想抗拒,可这几年挨斗养成的习惯就是不敢和任何人抗拒,
稀里糊涂跟着二爷走。
  到了村委会,支书、革委会主任还有民兵连长都在,一进屋,柱子就毛骨悚
然,这个地方没少来,每次批斗都让柱子胆战心惊,本能的弯腰低头恭敬的说:
「反革命份子柱子报到,愿意接受无产阶级改造。」
  说完低着头等待接受批斗,没想到今天没有人严厉的审问,而是村支书少有
的客气:「柱子啊,来坐吧。」
  这到让柱子有点受宠若惊。
  柱子坐下时候只是半个屁股轻轻挨着板凳,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来干什么的
,稍稍松了口气。
  接着支书对柱子说:「二爷已经和我们说过了,经过研究,我们同意你去有
富家拉帮套,按理说这不符合政策规定,可有富是为集体残废的,本应该村里负
责,可眼下村里也没有办法,咱村的情况你也知道,一个满公分才合八分钱,口
粮留量勉强维持,没法顾及有富家呀!所以我们也就同意了,这个也算是『民不
举官不究』,你过去以后呢,这个村里批斗会就不批你了,公社要是来工作组,
你还得应付一下。」
  主任接着说:「柱子,你要把这件事当成一种光荣,为贫农兄弟做贡献,还
要警告你,不能给有富和孩子气受,否则后果很严重,你明白吗?」
  柱子知道这是改不了了,不同意也得同意,柱子马上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说:
「是,我一定按照村里指示做好。」
  就这样,柱子不得不同意拉帮套。
  想到这,柱子真想大吼一声发泄自己的情绪,可谁能懂呢?哎!认命吧,谁
让自己出身不好了,哎!或许二爷说的对,我这辈子就这样了,但愿能留个后,
想到这,柱子无奈的摇摇头,看了一眼这个家,走出家门,到豆腐坊买了几块豆
腐。
  豆腐馆老刘歎息一声对柱子说:「柱子,这事不磕碜,没人笑话你,好好过
家。」
  柱子明白了,村里人已经都知道了,心里反而不那么彆扭和羞愧了。
  『已经这样了,爱他们咋地咋地吧。』这样想的柱子,迈开大步,走向家,
确切的说应该是柱子和有富共同的家走去。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